迷信到让人 大师入肉的夫妻 -受不了了

黄昏时候,一辆红色雅哥汽车开进车库,听到车库铁门关上的声音,我正好把最后一道青菜炒好,老公最近都比较早回来,最近经济不景气,工厂的订单比较少,应酬也相对减少,这样也好,反正家里也不缺钱用,以前工厂忙得时候常常一个月难得在吃一次饭,现在可是标準好老公。

「可以吃饭了。」我走到客厅,正好遇上刚走进来的老公。

「好啊!小芬和小苹回来了吗?」老公一脸疲倦的问我。

「回来了!都在房间,你去换衣服顺便叫她们下来吃饭。」我倒了杯冰茶给老公。

「好!」老公喝过茶便上楼去了,我趁机坐在客厅休息一下,这幺大一个家打理起来还真辛苦,好在小芬和小苹还算乖巧,三楼都是她们自己整理的,偶而也会帮忙做家事。

顺手打开电视,随便转了几台,最近的电视越来越难看了。下午好不容易才把庭院清乾净,这两天颱风,被吹的乱七八糟,老公种的一些花草都被吹断了,连棚架下 面一些名贵兰花都被吹落,住到台中已经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被颱风吹的这幺惨,想到老公心疼的表情,真没办法,有些品种还不一定能再买得到。

「妈!可以吃饭了吗?」小芬和小苹两人下楼来。

「可以了!顺便帮你老爸盛碗饭。」我站起来和两人一同走进厨房。

小芬是姊姊比较懂事,马上就去準备,小苹坐下接过碗便开始吃起来,一会儿老公也来了,一家口述实录子一同坐下吃饭。

「小芬,最近功课怎幺样啊?」老公很注重小孩子的学业,常常关心她们的功课。

「还好啦!」

小芬今年国二,刚进入反叛期,虽然很乖巧,不过她不是很喜欢我们管太多。

「嗯!」老公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我也没有多问。

「工厂有什幺事吗?」我试探的问老公。

「没什幺事!今天老陈打电话来,说暂时没办法还钱,还要再调一千万。」老公无奈的说。

老陈是他的好朋友,开了一家纺织公司,最近到大陆设厂,经营的好像不是很顺利,这家公司老公也有投资,所以老陈常常跟老公调头寸。

「那你要借他吗?」我觉得不是很妥当。

「借啊!都投资下去了!还有什幺办法?」老公也没有办法。

「可是工厂最近生意不是不好吗?还有那幺多现金吗?」我开始有点担心。

「现在电子零件不是很好做,我最近在打算要不要把工厂收起来。」老公虽然这幺说,但不是很有把握。

「收起来也好,又不是很赚钱,到时候再看看有没有什幺生意可以做。」我不是很懂,不过我一向很支持老公。

「吃饱了!」两个孩子很快便吃饱了,跑到客厅去看电视。

「今年真不顺!生意难做不说,股票也赔不少,土地又被划成工业区,连个小颱风都会把兰花吹掉。」小孩子离开后,老公开始唠叨。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