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被褥 嗯哼……啊啊……瑾儿想要爸爸的大玉杵,噗滋……噗滋,紫青色大玉杵一进一出的声音在夜里格外清楚

  我是瑾儿,今年19岁,目前就读圣德高 中三年级。我不只有副会让男生为我神之颠倒的容貌,还拥有34E的傲人身材,身边不乏追求者,但通通被我拒之门外,只因为在我的心中,只有爸爸才是我心目中完美的男人。

  我摸黑进入爸爸的房间,迅速爬进爸爸的床,哈,果然跟平常一样,爸爸浑身没有穿衣服。看着那肌肉线条,我不禁吞了口口水。

  「嗯?怎么是你?」男人惊觉床上有着别人,迅速起身:「瑾儿,你都多大了,别闹了,快回房睡觉。」「爸爸,人家今天就是想跟你睡嘛!你都不知道你这阵子不在家,瑾儿有多少话想跟你说,好吗?好吗……」我边说着,边把自己的小脸和小手往爸爸的身上贴过去,并装出啜泣貌。

  男人不禁怜惜起这个自小疼爱有加的女儿来:「别这样,爸爸依你就是了。

  你先转过去,待爸爸把衣服穿好再说。」

  「爸爸,你不觉得你房间有点热吗?衣服穿了多不舒服啊!」我制止爸爸穿上衣服,并且迳自把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地脱落下来,将我那傲人的身材挺起看着老爸。

  「瑾儿,把衣服穿上,我把冷气开凉一点就是了。」「今天学校老师说裸睡有益身体健康呢!爸爸,你不也习惯裸睡吗?难怪你身体这么好。」说着,伸出我的魔手偷捏我老爸的乳头一下,男人脸都黑了,他怎教出这么个不检点的女儿,但却一句话也无可反驳。

  「爸爸,你再这样站下去会着凉的,快点进来一起睡嘛!」我拉起爸爸的手想叫他进来,一个不小心,爸爸的脚撞到床脚便整个人压到我身上了,「嗯~~爸爸……」刚好双手就这样抚上我那傲人的34E乳房上了。

  「不好意思,瑾儿,爸爸不是故意的,我、我、我……」看着男人那红透了的脸庞极欲解释着。

  「没关系,爸爸,这是个意外嘛!我知道,我不会介意的,快睡吧!」男人在躺了一个多小时後,终于沉沉睡着了。其实这多亏房里点燃的精油,这精油里的配方……呵呵!我迅速从柜子里拿出童军绳,把爸爸的四肢绑在四根柱子上,「爸爸的嘴整个好软好甜喔!」女孩自顾地吻上男人的嘴,慢慢地吸吮着。

  她开始舔遍男人各个部位,最终,来到男人那紫红色的玉杵了,「爸爸的玉杵真美!」说完迳自吸吮舔舐了起来:「呜……真满……」「奇怪,怎么都没有变粗、变长挺立起来呢?」女孩说完,男人突然醒了,「瑾儿,你在做什么!」男人勃然大怒。

  「爸爸,我只是想嚐嚐你大玉杵的滋味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继续逗弄着嘴里那昂然大物。

  「瑾儿,住手,我是你爸爸啊!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么做是乱伦啊?!」「呜……不要……住手……你这样……嗯……」男人努力隐忍着,不让身下的巨物乱来。

  「好奇怪喔……书上说这样做会站起来啊!为什么爸爸的没有?」瑾儿伸出自己有些许微冰的双手抚摸着,这一瞬间的刺激竟让男人的物体一柱擎天起来。

  「可恶,快放开我!」

  「爸爸,你不也很享受吗?你胯下的东西比你诚实多了,你看看,它在跳动着呢!」我迷蒙着但很是享受的说。我想要来点不同的,于是嘴里继续吃着爸爸的大玉杵,并把我那害羞的花蕾向爸爸的头靠过去,「爸爸,我的花蕾香吗?那是为你而流的花蜜喔!」我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妩媚地说。

  「我受不了了……」说时迟,那时快,爸爸突然扯断了童军绳,「不!你不能这么做!」我害怕爸爸会就此远离我,没想到,「呜……嗯哼……」一个吻重重地向我吻过来,爸爸粗暴地把双手伸向我的乳房,又揉又捏的蹂躏着,接着竟然咬我的奶头。

  「不!别咬,会痛……」可爸爸完全不听我的痛叫,继续大力吸吮着我的奶头、轻咬着我的奶头。

  突然他把食指伸进我的小菊花,「不,不要……」我再次叫起来,「由不得你!」他继续粗暴地吻着我,手指就这样插了进去。

  「爸爸,我不要了,我不玩了,以後不敢了……」我几乎哭泣着求他了。

  「别想把火点着就这样一走了之!」男人毫不怜香惜玉,霸道地说道。一只手指头、两只手指头、三只手指头……没想到一开始的痛楚渐渐转为快感。

  「哈啊……嗯哼……啊……再多一点,我想要……哈啊……」「想要什么啊?瑾儿不说清楚,爸爸怎么知道呢?」男子戏谑的说道,并且加快进出的速度。

  「瑾儿想要爸爸……嗯……嗯哼……啊啊……瑾儿想要……嗯哼……瑾儿想要爸爸的大玉杵……」我几乎不能呼吸,没命地喊了出来。

  「这可是你说的。」男人一把就将女孩翻转身,就这样强干着她的後庭,「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紫青色大玉杵一进一出的声音在夜里格外清楚。

  「嗯哼……哈呀……爸爸的大玉杵……搞坏了……嗯……哼哼……嗯哼……嗯哼……我的奶……喔……嗯哼……」身下一热,「呜……」男人低吼一声,就这样射进我那雪白的身子里了。

  没想到只过一会儿那巨屌又突然有了反应,男人粗暴地把女孩又翻过来,迳自把自己的玉杵塞进那小巧的嘴里:「舔它!」「喔……再继续……对……就是那里……多转几下……我忍不住了……」男人突然抽离女孩的小嘴,插进那柔软温润的蜜穴里:「喔……没想到你比当年那女人的穴还紧。喔……好软,好紧!」那玉杵一进一出的同时,女孩紧抓着父亲的头发:「嗯……嗯哼……喔……哈啊……哈啊……嗯哼……爸爸……你的玉杵好美……喔……嗯哼……」「小骚货,看你那一脸享受的淫荡样子,不愧是那女人的女儿,真是天生的婊子!」突然男人把玉杵抽离女孩的花穴,女孩摇动着身躯,全身红润、眼神迷蒙: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