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的屁屁口述 啊啊……爸爸……用力杵……噢……我要死了……我要被你玩死了……哦……好厉害……乖儿子……顶死妈妈了……

2018-10-16_195950.jpg 

 在过去对於与军人家属非法同居判得特别重,由於有这样的规定,因此虽然大多数成年人人都知道军人的妻子常处於性饥渴状态,但很少有人肯去冒这个风险,在这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便发生了这个真实的故事。

  可能大多女性都不会清楚,其实男生在四、五 岁的时候就有性感觉,记得大约四、五 岁的时候,我们几个小 男生会躲在一起,玩「干b1」的游戏,说白了就是大家互相玩弄小鸡鸡,有时大家还会相互做口交,当时只觉得舒服罢了,也没有太多的动作,也不会射精。

  十 三 岁时,一天看露天电影,电影还没开演时,大家围坐在一起,听一个街上的小混混说:他带了一个女生的到包谷地里,当时什麽人都没有,他太想干这个女生的b1了。当时就觉得我的小 弟弟一下胀起来挺得很高,真想试一下和女生干b1感觉。

  读初 中时我最佩服的是班里的一个男同学了,他的鸡巴不论你怎麽玩都不会硬,不像我们的轻轻的一碰就挺得老高,後来成年了,才知道他是阳痿。

  十 四 岁时,我的身体开始发育,乳头高高的隆起,一摸就痛得受不了,和小 夥伴们打闹时,总得护好自己的乳房。不知什麽时候,鸡巴旁长出了黑黑的一小圈茸毛。

  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在公路旁的一个小卖部旁看到一个漂亮的女生,其实也没看到这女的什麽,就只觉得鸡巴一阵舒服,鸡巴里射出一阵东西来,当时就醒了。内酷湿湿的,我还以为是尿床了,当时只觉得这次尿床尿得特别的舒服,为了晚上继续尿床,睡前我特意喝了许多的水,可晚上并没有梦中的感觉。

  後来才知道,这是梦遗,也就是男生们所说的跑马。

  再後来我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自卫,小时候我特别喜欢看小说,特别是古典小说,如《隋唐演义》、《明史演义》、《聊斋》,不为别的,只因为书中有太多的性描写,虽然大多只是写了「云雨」、「强 女干」、「女干 淫」几个词,但这也足够让我自卫的了。

  记得看小说时,我总喜欢把被子夹在两腿间,边看小说里撩人的描写,边不停地用鸡巴在软软的被子上抽擦,看到动情处,我整个人压在被子上,加大摩擦力度,终於阵阵快感从鸡巴上传来,随着茎液的冲出,整个人像飘浮在天空,大脑一片空白。过了一会,起来用卫生纸把茎液擦乾净,内酷上白白的,大片、大片的。也不知怎麽的,我悟出用手套动鸡巴自卫的方法,也许平时在野外看公狗操母狗看多了,也许这是天生就会的吧!

  我是个爱标新立异的人,在後来的日子里,我发明了许多自卫的方法,最多时我一天自卫过六次之多。有一次,我看到围菜园的仙人掌断了,里面流出了滑滑的黏液,当时心想要是用它来自卫不知是什麽感觉。

  晚上我砍了几片厚厚的仙人掌,用小刀把上面的刺挖掉,将几片仙人掌合在一起,根据自己鸡巴的大小在上面挖了几个洞,然後躺在床上,将鸡巴插在仙人掌的洞里,边看小说,边自卫。刚开始时觉得很舒服,可高潮时却没有紧握感,所以试了几次後,我便没有用了。

  後来我又想到了用湿毛巾,先将毛巾泡湿,然後拧得半乾,折叠後包在鸡巴上,注意不能包住龟头,要不毛巾会将龟头擦得生痛,影响快感,然後用枕头将裹着湿毛巾的鸡巴放在两腿间,自卫过程中,两腿适当夹紧,产生与小b1做爱时的感觉。再有就是将它们放在折叠好的被子中间,我一丝不挂的压在被子上,一边看书,一边前後耸动,这时彷佛压在身子下的就是一个女人。

  自卫多了,鸡巴的敏感度下降,同女人做爱时,时间往往达到一个多小时以上。说真的,这麽多年,我做爱只输给了四个女人,一个是四川西昌的小哨妇,别的女人的小b1是无底洞,而她的小b1,中指的三分之二就能捅到底;一个是政府的一个傣族,年轻漂亮,她的相貌在全州可排前二十位,她的做爱动作纯熟、天机自动,几下就把你扭得射精;还有一个是小 学女老师,也是傣族,十 二、三 岁就跟男人做过,长得小巧玲珑,她的小b1连两个手指都捅不进去,射完茎後,鸡巴还被她夹得硬梆梆的。

  以前在部队时,有几次出差到乡下,把小姐操了一晚上,第二天小姐们都不敢做我的生意,不过老板娘风骚地来到我身边,嘴巴几乎触到我的耳边说:「你太厉害了,小姐们都不敢接你了。」可惜她老公就在旁边,要不我真想操了她。

  中 学时我特别喜欢打篮球,有一次我们组成的队把当时最好的青年队打得急了,但最後我们还是输了,不过只输了五个球,有两个还是被他们最好的後卫偷球成功。

  记得第一次和女人发生性关系,是在我十 四 岁那年。邻居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上海女人,她姓朱,是我们单位的医生。朱阿姨长得很漂亮,生得白白胖胖的,头发短短的,烫成波浪型,个子可能有167左右。

  她有三个小 孩子都在外地读书,她老公是部队的一名团级干部,每年七月间都要回来看望她一次,这个月是朱阿姨最快乐的日子,每天都能看到她的笑脸,听到她的笑声,当然这也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因为朱阿姨总会给我许多好吃的东西。她的老公回部队後,她总会难过好几天。她老公走後,她也如往常般叫我到她的家中,她家有许多的小人书,因此我特别爱到她家玩。朱阿姨很喜欢我,经常开玩笑地让我叫她「妈妈」。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