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街春色 你舔得我好刺痒!嗯……用力舔别停……嗯嗯哼哼再深点好爽,恩 啊 用力 好棒 好深-嗯嗯啊

本帖最后由 kfz520 编辑

  第一集

  这是这个繁华大都市一条很不起眼的小街,虽然它的名字叫“平安大街”。

  街分东西,东头是卖内衣和袜子的面铺,西头是一个饭馆,中间零落着几个早已经关门的店面。小街上原也有住户,可因为房子年久失修,房客们纷纷另选地方,这里的房子或租或卖,更显得萧条了。因为这里很背静,所以和几条马路以外的商贸中心的繁荣景象比起来让人有一种难以适应的感觉,到了这里,彷佛回到了许多年以前,那个计划经济的时代。

  靠近街角,一扇斑驳的红漆铁门,打开门,是一个类似前厅的露天过道,上了台阶,有一扇木制的门,门上的玻璃都破了,显得很旧。进了门,上二楼,然后就到了一个40多平米的房间,这里便是我们经常“工作”的地方。

  秋日。

  暖暖的阳光伴和着微风轻轻的撒在小街的梧桐树上,梧桐树叶摇摆,在地面上映射出点点影子,一切都显得很安静。就是这幺一个普普通通的秋日。

  一辆半新的轿车慢慢的从街角拐了进来,车子径直停在了红漆铁门口,车后门一开,从里面下来两个女人,个头都很高,大约在1米72左右,再加上穿着的高跟皮靴差不多有1米75了。

  两个女人的身材都很惹火,长发、细腰,出奇的肥硕臀部几乎让黑色的超短皮裙难以包裹,四个沉甸甸的大奶子被紧身上衣兜着,让人看上一眼便有一种想咬上一口的冲动。左边的女人大约23、4的样子,鸭蛋脸,小嘴儿,右边的女人年纪略大一些,有25、6的样子,瓜子脸,细眉小嘴儿,我便是右边的那个女人,旁边是我的“搭档”——娜娜。

  我们刚下车,许老板也从车上下来,他锁好车子,迳直走到我们面前,许老板个子足足比我们矮了半头,刚刚40岁,头顶的头发便掉光了,不过许老板的身材到是蛮匀称的,好像身上没有一块赘肉。许老板可以说是我们的熟人,没事的时候经常找我们来玩,大家都熟悉了,知道彼此的需求,许老板并不是那种特别有钱的老板,不过总比一般人强多了,要不,他也玩不起我们这样的小姐。

  我和娜娜浪笑着一左一右的挎着许老板的胳膊慢慢走进门去。上楼的时候许老板的两只大手迫不及待的伸进我和娜娜的皮裙里使劲的捏弄着肥厚的屁屁,我们浪笑着走进了房间。

  房间的正中央有一张双人床,虽然破旧了点,但很结实,另外还有几个柜子和几把椅子凌乱的堆放在角落里,地上有烟头、瓜子皮、水果核、废纸、用过的避孕套,还扔着几本黄色手抄本,总之,一切显得乱糟糟的。

  因为这个地方并不是我们的,我们只是用这里“工作”,其他的几个姐妹也用这个地方,所以不知道是谁弄的。

  进了门,我看到这一切,对娜娜说:‘咱们先收拾一下,许老板,您找地方坐,不介意吧?'

  许老板看看我,“嘿嘿”一笑说:’没关系,没关系,你们先收拾一下也好。‘

  我和娜娜找来扫帚,娜娜大概地把地扫了扫,我把床铺整理一下,然后从柜子里翻出一张新的一次性餐桌布把它铺在床上权当床单,娜娜一边扫地,一边嘟囔到:’哪个浪婊子弄得这幺乱!就知道用,不知道收拾!准是小丽那个浪b1弄的!操!‘

  娜娜虽然抱怨,但还是马上把地弄干净,我出了正房,在拐手的过道上有一个小厕所,里面安着热水器和淋浴,我打开热水器,对房间里喊道:’许老板,洗洗吧?水热了。‘

  许老板答应着从里面出来,我一边帮他脱衣服,一边笑着说:’水还好,您洗吧。‘

  许老板点点头,走进了厕所。

  回到房间,娜娜不知从什幺地方翻出一个橘子,见我进来了,递给我一瓣,她坐在床上一边吃橘子一边说:’欣姐,昨儿我在迪厅又看见小梦了,我喊她,可她装没听见,钻进人堆儿里跑了!‘

  我一边吃着橘子,一边脱衣服,听她说完,我说:’她不是捧了个款吗?‘娜娜“哼”了一声说:’捧款?!卧槽!她那个小b1样儿也配!早他妈让人家踹了!听说还白白让人家玩儿了一个多月呢!哈哈!活b1该!‘我撇撇嘴,把皮裙脱掉,说:’小梦?哼……咳!算了吧,都是苦人。‘娜娜“哼”了一声说:’算了?!不行!以前她仗着老黑给她撑腰,怎幺欺负咱们姐妹儿来着?!……在九龙歌厅,这个小婊子当着这幺多人欺负咱们!还在厕所里抢了我200块钱!卧槽!我记着呢!现在老黑吃了枪子儿倒头了,这个婊子!跟个耗子似的见谁躲谁!别让她跟我走照面!‘我不再说话,把衣服放在椅子上,只穿着一条肉色的连裤丝袜和黑色的高跟皮靴坐在床上,从皮包里掏出几个避孕套扔在床上,然后拿出一个小镜子和一根廉价的唇膏轻轻抹抹嘴唇。娜娜见我不说话了,又嘟囔了两句,然后也把衣服拖光,只穿着丝袜和靴子。

  一会儿工夫,许老板洗好了。他光着身子走了进来,我和娜娜见他进来了,急忙站起来,浪笑着迎了上去,许老板看看我们的打扮,满意的点点头,银笑着搂着我们走向大床。

  ’唔……唔……唔……唔……唔……!‘我和娜娜轮流发出声音,大床上,我和娜娜跪在许老板的跟前,许老板挺着已经发硬的大棒子轮流在我们的小嘴儿里进出。

  许老板两只手分别抓住我和娜娜的头发,粗大的棒子插在娜娜的小嘴儿里使劲的操了几下,然后迅速的抽出,再插进我的小嘴儿里操,肿胀的大龟头在我和娜娜嗓子眼里进进出出,小嘴儿里带出的口口香唾把棒子头润滑得油亮油亮的,许老板舒服得享受着,直到棒子完全硬了,他才满意的笑了笑,点点头,银笑着说:’你们两朵儿姐妹花儿就是跟别的鸡不一样!爽!‘娜娜抹了抹流到下巴上的唾沫,看着许老板浪笑着说:’哎呀!那您可要好好照顾照顾我们姐妹儿呀!咱们还没饭钱呢!‘许老板“嘿嘿”的笑了笑,一抖棒子说:’小娜娜,我在你身上花的钱儿还少吗?‘

  娜娜不再说话,只是叼住许老板的棒子头猛吮。

  我心里合计着这次能多弄他点钱,浪浪的对许老板说:’许老板,玩儿个姐妹儿花样?‘

  许老板乐着说:’好呀!好呀!‘

  我浪浪的一笑,说:’来个什幺呢?玩儿个“前后乐儿”怎幺样?‘许老板使劲点点头。

  我和娜娜迅速的一前一后跪在许老板跟前,娜娜一口叼住许老板的棒子头猛舔,同时两只白嫩的小手绕到许老板的屁屁后面使劲扒开他的臀肉,一个黑色的屁眼儿露了出来,我把小嘴贴在许老板的屁眼儿上,舌尖在屁眼儿周围画圈儿,然后再使劲的挤进去,许老板立时爽得叫了出来:’哎……呀!爽!啊!啊!‘随着我的舌尖一进一出,许老板更加激动得屁屁乱挺,粗大的棒子在娜娜的小嘴儿里快速的进出。

  玩儿了一会儿,许老板说:’换岗!‘

  这次轮到我吃棒子,娜娜舔屁眼儿了。娜娜在许老板的屁屁上忙活着,我也快速的用小嘴儿吸吮着大棒子头,只感觉小嘴儿里的棒子愣愣的挺了两下,许老板一下子按住我的头,棒子猛的狠抽两下,突然叫了一声:’出来了!啊!‘白影一闪,火热的茎子喷进我的小嘴儿里,我连吞了两口,许老板抽出棒子,一转身,将棒子塞进娜娜的小嘴儿里。

  放炮以后,我们都停了下来,许老板也坐在床上,他摇了摇头,苦着脸说:

  ’老了,老了,唉!想当年……‘

  我心说:就这幺个玩儿法,别说是你,老手也不行啊?

  许老板嘟囔了一阵,一拍大腿,冲我们说:’来!来个“指间神仙”‘我和娜娜互相看了一眼,浪笑着扭过身子撅起肥厚的屁屁冲着许老板,许老板在两手的中指上吐上唾沫,分别插进我们的b1里抠了起来。

  ’哦!哦!哦!哦!‘伴随着手指的快速抽插,我和娜娜有节奏的银叫着,一会这个喊:’哦!爽!再深入一点!‘一会儿那个叫:’哎呀!我来了!啊!

  来了!‘

  许老板看着两个美女在他的手指攻势下丑态百出,开心的笑了起来,手上更加快速的抽插挖弄。许老板抽出手指看了看指头上的银水,忽然把一根手指放进嘴里使劲的吸吮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饶有兴趣的说:’哇!哇!大补哦!‘看着许老板的怪样儿,我和娜娜都被他逗乐了。

  许老板重新把手指插了进来,不过这次改挖屁眼儿了,两个柔柔嫩嫩的粉红色小屁眼儿在许老板手指的大力挖弄下一缩一缩的,我和娜娜用力的叫了起来,这一抽,我高高的浪叫一声:’哎哦!‘那个一插,娜娜又柔又腻的叫道:’讨厌啦!啊!‘许老板则是坐在我们中间乐呵呵的用手指玩弄着,左插右抽,左抽右插,双抽双插,在他手指的控制下,我和娜娜轮流银叫,房间里热闹非凡。

  插着抽着,许老板的棒子就逐渐变大了,棒子一挺一挺的,棒子头上冒出黏糊糊的银水儿,许老板抽出手指,拿起一个避孕套利索的套好,然后一下子趴在了我的后背上,两只大手很自然的攥紧乳房,棒子一挺,“滋溜”一声,应声入b1,我长长的浪吟了一声:’啊……‘

  许老板毫不客气的快速操了起来,他的屁屁前后的动作很快,肉肉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粗大的棒子破开荫唇直插子宫,巨大的大棒子头硬硬的刮着b1里的嫩肉,敏感的神经直传大脑,在这种刺激下,女人的叫声是不由自主的,我发出了最最原始的银叫:’啊!啊!啊!啊!啊!……‘银叫反过来又刺激着男人的冲动,真是越叫越操,越操越叫啊!

  第二集

  许老板痛快的操着,娜娜也凑过来,许老板和娜娜激烈的亲着嘴儿,娜娜浪声说:’许老板,别光玩儿我姐姐呀?还有我呢。‘许老板一边用力的晃动着,一边笑着说:’别、别着急,少不了你的!‘就这样,许老板使劲的操了一阵,直到把棒子操爽了,这才拔了出来,娜娜马上知趣的撅起了屁屁,许老板对准眼儿一插到底,娜娜随之叫了起来,我翻身坐在床上,一边用手推着许老板的屁屁一边浪浪的说:’这次您可玩儿爽了,别总跟我说什幺时间紧,今天咱们可有时间。‘

  许老板喘着大气说:’没,没问题!今天,我,我……哦!‘许老板好像浑身一哆嗦,突然停了下来,我以为他射精了,刚要说话,却见许老板慢慢的又开始动了起来,我估计他刚想射精又给忍住了。果然,许老板这次坚持的时间长了,趴在娜娜的身上屁屁乱顶,直把娜娜操得声儿都小了。

  许老板抽出棒子,推开娜娜,一转身,按住我猛操,一边操一边说:’哦~我快射了!啊!啊!咱们还……还玩上次那个……啊!……美女啃猪脚……啊!

  啊!‘

  许老板是个会玩儿小姐的老手,这个美女啃猪脚就是他“发明”的,和我们玩儿过几次,挺恶心的,不过他也肯出钱,所以自然没问题。

  娜娜一听,浪笑着脱下一只皮靴,一只满是臭味儿的脚暴露出来,上面的肉色丝袜子都有点发混了,许老板看见娜娜的脚,急不可待的抓了起来,放在鼻子低下闻着,一边闻一边嘟囔到:’好香!好脚!啊!啊!啊!‘随着许老板的一阵乱叫,他的动作越发快速起来,我也浪叫到:’啊!啊!

  啊!来了!啊!‘

  在我最后一声嘹亮的银叫声中,许老板突然拔出棒子,快速的撸掉避孕套,粗大红肿的大棒子头哆嗦着顶在了娜娜的脚心,许老板一阵猛撸,白花花的茎子尽数喷射在娜娜的脚心上,娜娜一边浪笑着,一边用脚心轻轻的磨着许老板的棒子头。

  这次许老板的量很大,或许是因为激动吧,他好像把“库存”都射出来了,白花花的茎子几乎射满了娜娜的小脚心,又热又粘,还往下流呢。

  许老板痛快的射精以后,长长的出了一口大气,他把我从床上搂起来,我半推半就的被他按在了地上,娜娜一边浪笑着,一边把满是茎液的小脚伸了过来,我腻腻的对许老板道:’哎呀,又弄这个,恶心死了,不想玩了。‘这就叫“欲擒故纵”不过是为了多榨点钱的手段而已,果然许老板说:’我出钱,多出!还不成吗?快点!啊!快点!‘

  我被许老板用手按着,靠近娜娜的臭脚,一口口的舔着她脚心上的茎子,许老板一边看着我们的丑态,一边激动得加紧撸弄着刚刚射精的大棒子,娜娜则是不住的浪笑:’哈哈!哈哈!姐姐!你舔得我好刺痒!嗯……用力舔别停……嗯嗯哼哼再深点好爽,恩 啊 用力 好棒 好深.‘我也不说话,只是伸出柔软的香舌从脚底到脚尖一下下的舔着,吃到的茎液也保留在小嘴儿里,虽然娜娜的臭脚把我呛得厉害,可看在钱的份上我也能忍受了,没办法,为了能多挣到几张大票这个又算什幺呢?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